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211章 (177四女一起)_风流少爷_笔翠小说
笔翠小说 > 网游小说 > 风流少爷 > 第211章 (177四女一起)

第211章 (177四女一起)

 热门推荐:
    夏丰银即使伶牙俐齿,但是当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好,总不能说,兰兰,我和你那漂亮美 艳的母亲情投意合,所以就在一起了,晚上在卧室里面干些男女同胞们都喜欢干的事情。

    你在我母亲卧室的时候怎么那么会说,而且什么肉麻的话都说得出口,现在不知道怎么解释了吧,兰兰偷偷地看了夏丰银一眼,只见他脸色通红,尴尬异常,自从两人认识以来,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夏丰银脸上出现这种表情,单纯的兰兰心中一软,主动翻身对着夏丰银,正色问道:“丰银,你是什么时候跟我母亲在一起的,我要的是实话,不是欺骗!”

    “这个,这个,是十多天前吧,就是我上次来澳门的时候!”

    夏丰银说完,将兰兰揽到自己的怀里,让他感受到自己心中对她的爱,正在伤心的兰兰正需要这样的安慰。

    兰兰挣扎了一下,但是没能挣脱夏丰银那有力的手臂,遂任由他抱着,嘴里嘟哝道:“那个时候就在一起了,丰银,你可瞒得我好苦啊,早知道这样,那我当时就不应该跟你在一起,你做我的后爸算了!现在关系搞成这样,你让我以后还怎么跟母亲相见啊!”

    “兰兰,是我不好,我对不起你!”

    夏丰银此时只能道歉,说什么也无法改变与别人母亲在卧室里亲热的事实:“兰兰,你打我骂我好了,只希望你不要跟你母亲说你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她跟我在一起,心里承受着很大的压力!”

    你这个大坏蛋,yin 棍,现在还在为我妈妈考虑,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啊!兰兰重新转过头去不再理会夏丰银,但却被夏丰银用手掰了过来:“兰兰,宝贝,不要再生气了好吗?”

    “不生气了,那你要我怎么办,将来我母亲如果——如果跟你生了孩子,那他——他该叫我什么啊?”

    见兰兰的语气已经松动,夏丰银心中也暗暗松了一口气,刚好他和郭凤仪在卧室里面讨论了这个问题,遂应声道:“放心吧,你妈妈跟我在一起只是情投意合,并不会生孩子的,而且是你妈妈主动说的,她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时刻都在想着你啊!”

    母亲跟丰银在一起的时候还在想着我吗?兰兰心中一暖道:“我答应你,不跟我妈妈说起这件事情,但是你打算以后对我们母女怎么办,你是要我还是要她?”

    兰兰在爱情与亲情面前显得软弱无力,她不该怎样去抉择,如果夏丰银选择了郭凤仪,她会主动地退出。

    这个问题确实很难回答,兰兰生性单纯,活泼可爱,青春美丽,而且还是大名鼎鼎的歌坛天后,可以说是才色双绝,少女中的极 品,但是郭凤仪却是美艳的熟妇,心思细 腻 ,高贵优 雅,深知夏丰银的心思,这两个女人是两类女人中的极致,放下谁夏丰银都不会心甘的!

    见夏丰银不回答,兰兰还以为他是因为选择了自己母亲而难以回答,心中一痛,拼命地忍住眼眶里打转的泪水:“丰银,我知道你的选择了,放心吧,我不会怪你的,我希望你能真心地对我妈妈好,我爸爸死得早,她也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了!”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是选择你的母亲!”

    夏丰银见兰兰误会了自己的意思,急忙解释道。

    “那——那你是选我了!”

    兰兰心中莫名的一喜,虽然她也很在乎自己的母亲,但是想到要放弃夏丰银的时候,她的心就会很痛。

    “也不是!”

    夏丰银刚想说出心中的想法,但却被吴佩念打断了:“你这个大坏蛋,不会是想吃干抹净,两个都不选吧!”

    你这丫头,不帮老公我说好话也就算了,居然还跳出来捣乱,下次在床上的时候,我一定不会枪下留情的。

    “丰银,念念说得对不对?“兰兰含着泪花的大眼睛紧紧地盯着夏丰银。

    “我——我想两个都要!”

    乱 伦已经被世俗的道德所不容了,何况夏丰银还想着母 女兼收,因此脸皮再厚,也尴尬地垂到了枕头底下。

    “你可真贪啊,古代的皇帝都没有你这样的吧!”

    兰兰嘟了嘟嘴,看到夏丰银那尴尬的样子,情 不自禁地笑了起来,其实,在兰兰的心中,也希望夏丰银能给出这样一个答案,郭凤仪是自己的母亲,夏丰银是自己的挚爱,无论割舍谁,兰兰都会舍不得。

    “兰兰,宝贝,你不生气了!”

    夏丰银看到兰兰终于露出了笑容,心中松了一口气,索性将兰兰柔 软的娇躯紧紧地楼在了怀中,同时,夏丰银还发现另一侧的吴佩念也正渐渐地将身体往自己的怀里靠。

    “谢谢你!”

    夏丰银在吴佩念的酥 臀上面抹了一把道:“念念,今天要不是你,我恐怕什么艳福也享受不到了!”

    你这收了两对美艳的母女花的大色狼还有点良心,吴佩念将头埋在夏丰银的怀里道:“其实这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吧,现在我的冰体已经破了,从今以后,我是正常的女人了,你要对我好,不,要对我和兰兰以及那些没有见过的面的姐妹都要好,否则的话,我们一定不会饶过你的!”

    都不会放过我,这个威胁可真是大啊,夏丰银想起自己十几个漂亮无比的女人拿着刀枪棍棒追赶自己的情景,心头就冒虚汗,急忙答应道:“放心吧,我夏丰银虽然花心,但绝对不是没有良心,你们都是万里挑一的好女孩,我怎么会辜负你们呢!”

    美女在怀,温 香 软玉,这晚,夏丰银被二女夹在中间,享尽了人间的艳福。

    第二天,当夏丰银神清气爽地从睡梦中醒来时,床上的二女已经不见了,只留下一摸淡淡的芳香。

    夏丰银起床来到客厅,却看到客厅里四位美若天仙的女人,高进和李明哲在赌场没有回来,郭凤仪正在沙发上和吴佩念聊着天,李慕橙在旁边听着,兰兰则面带微笑地将早餐往桌上端,看来兰兰并没有将那件事情告诉郭凤仪,而且心中的结也解开了不少,虽然不能立刻进行母女双飞,但是那只是时间的问题。

    见夏丰银进来,郭凤仪急忙拿起沙发上的一套灰黑色的西装,站起身递给了夏丰银:“丰银,等下你陪兰兰去参加飘雪的生日舞会,就穿这套西装吧,先去换上,再过半小时就要出发了!”

    面对着如此一位高贵典雅的女人,无论是谁,在哪个场合都会心动的,夏丰银接过西装,冲着郭凤仪做了一个暧昧的表情,回卧室换衣服去了。

    这套衣服是郭凤仪准备的,无论是长度和大小都非常适合夏丰银,虽然没有跟夏丰银一起上街买过衣服,但是心细如发的郭凤仪还是能够从与夏丰银接触时猜出他身材的大概尺度。

    这是夏丰银记忆中第一次穿西装,平时都是一身休闲的服装,当他西装革履地走到客厅时,四女的眼睛不禁一亮,这家伙虽然平时不太注意个人讲究,但是穿上这西装皮鞋确实很有男人的魅力,即使是见惯了韩国帅哥的李慕橙也不禁抬头多看了几眼。

    “嘿嘿,虽然我知道我穿西装的样子很帅,很酷,但是你们也不用这么看着我吧!”

    夏丰银臭美地转了一圈,看着四女撇着小嘴的样子道:“喂,你们干什么撇嘴啊,我这是在向你们展示男人最有魅力的一面,别人想看我还不给呢!”

    “呵呵,别人给我们看,我们还不看呢!”

    吴佩念妩媚地笑了笑,这个冰美人自从被夏丰银破了冰体以后,人也热情了不少,脸上总是挂着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今天她一条粉红色的休闲裤配一件桔黄色的低 胸t恤,与穿上护士服的样子相比,另有一番风味。

    夏丰银坐到沙发上,看着李慕橙和吴佩念笑道:“你们两个等下要一起去玩吗?”

    “不要了!”

    吴佩念摇了摇头道:“等下我要起参加一个会议,这次医院派我来澳门可不是玩的!而橙橙也很感兴趣,她会陪我一起去参加!”

    “那你呢,去吗?”

    夏丰银终于看着郭凤仪,问出了自己今天最想问的一个问题。

    “不,我也不去了,赌场上面有些事情要安排!”

    郭凤仪笑着摇了摇头,夏丰银有点失望地回头去帮兰兰端早餐,却听到了李慕橙不满地嘟哝了一句:“真没礼貌,对自己岳母大人说话怎么能没有称呼呢!”

    嘿嘿,没有尊称又怎么样,夏丰银没有去计较李慕橙说的话,转头往厨房走去,心中暗想,要是你看到郭凤仪在我的身下大声叫床的样子,不知道还会不会因为我没有称呼她为岳母大人而不满。

    早餐在温馨与欢笑中度过,接着五人开始自己今天的工作,郭凤仪去了赌场,李慕橙陪着吴佩念去开什么会议,兰兰则挽着夏丰银的胳膊,坐着奔驰车去澳门行政长官凌鼎光家参加他女儿凌飘雪的生日舞会。

    今天的兰兰打扮得格外漂亮,也没必要在出门前将自己大明星的美丽遮得严严实实的,一条白色蕾丝雪纺齐漆裙子加一双白色程亮的高跟鞋,将她玲珑的娇躯衬托得更加动人,青春中带着一丝妩 媚,娇 羞中夹杂着成 熟,白 净如雪的肌 肤,闪亮有神的眼睛,乌黑亮丽的秀发,兰兰身上到处都是令男人痴狂的地方,简直就像那误落凡尘的仙子,让夏丰银心中沉醉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