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150章_风流少爷_笔翠小说
笔翠小说 > 网游小说 > 风流少爷 > 第150章

第150章

 热门推荐:
    李思思一手扶住表面镶有蓝色瓷砖的楼梯,一手被夏丰银反过来抓着,雪白柔嫩的大屁股在夏丰银的不断撞击下,发出一阵阵噼噼啪啪的响声,突然,由于夏丰银的撞击过于猛烈,李思思站立不稳,一下子跪在了楼梯的第一层上面。

    “啊——轻点!”

    李思思面色潮红,下身在夏丰银的冲击下,既舒爽又有些胀痛,大概是因为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做爱的缘故吧!夏丰银搂住李思思柔滑的纤腰,索性也跪了下来,上身紧紧地贴在李思思的后背上,下身则像打桩一般继续自己的插干,白色的爱液不断地流淌出来,顺着李思思白嫩的大腿流到了膝盖处,接着掉到了地面上,形成了一个小水滩。

    “啊——哦!”

    李思思勾人心魂的呻吟声再次在屋子里面响起,这时,二楼卧室里面伸出一个小脑袋,孙玉晴面红耳赤地从卧室里面走了出来,当来到走廊往下一看时,顿时被眼前那淫荡的场景所惊讶,虽然以前她和李思思以及夏丰银三个人同床共枕过,而且夏丰银和李思思做爱的时候,孙玉晴还在旁边观看过,但现在却不同了,地点由卧室的床上该换到了客厅的楼梯旁边,李思思和夏丰银赤裸着全身,在那里做爱,其香艳程度增加了不止一倍。

    孙玉晴耳边听着李思思的淫声浪语,眼睛仔细地盯着夏丰银和李思思的结合处,生怕错失了一个细节,这绝对是让人热血沸腾的时候,孙玉晴看着小嘴微张,呻吟呢喃的李思思,心中突然有种很强烈的心愿,那就是自己在现在李思思那个位置,和夏丰银做着现在他和李思思正在做的事情,不但是男人,女人同样也喜欢刺激,喜欢变换着各种不同的花样来做爱和寻求刺激,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的性爱工具诞生的原因,人类的在做爱时的欲望是永远不会满足的,爽了还想更爽,舒服了还想着更舒服一点。

    看着楼下这幕活春宫,被夏丰银带入少妇行列不久的孙玉晴开始动情起来,她闭上自己乌黑闪亮的大眼睛,双手开始胡乱地揉搓着自己不算太大,但却非常坚挺的玉乳,白皙的小脸开始发红变烫,鼻孔内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并且喷出股股热气,原本光滑平整的睡衣让她揉得有些凌乱了。

    如果说夏丰银和李思思做爱形成的视觉冲击的话,李思思的呻吟声和夏丰银用力时的喘息声形成的就是听觉效果,而且因为原来夏丰银对孙玉晴的那句威胁,逗得她只敢在走廊上面偷偷地看,这样偷偷摸摸的后果就是更加刺激,也更加容易动情。

    “啊——哦——哦——”

    李思思的呻吟声一波波的传来,就像那春药一般,让孙玉晴魂不守舍,她的小手不受控制地伸入自己的睡衣,里面是真空的,很容易便握住了那柔嫩的玉乳,她先是轻轻地捏住自己的乳头,随后便不再满足于此,双手握住自己的玉乳,手掌摩擦着玉乳的边缘,按顺时针,不断地揉捏着,顿时,一股股酥麻的快感瞬间传遍了孙玉晴的全身,她的嘴里开始发出像李思思那样的呻吟声,但是因为怕夏丰银发现自己偷看而惩罚自己,孙玉晴只得尽力克制,让自己的呻吟声不发出来,与此同时,孙玉晴的下身开始溢出了粘粘的爱液,弄得那里一片潮湿。

    “恩——太美了——恩——啊——好——”

    夏丰银笑道:“思思,很爽吧——我再快一点——今天把你操上天——”

    说着肉棒一挺一挺的不断往上干着,一手在李思思垂下的玉乳上不停的捏弄,时而玩弄那两粒乳头,一手伸到两人的接触点揉搓着她的阴核,李思思此时娇喘连连,香汗淋林的浪叫:“啊——恩——思思——好舒服——好舒服——唔——唔——好美——用力——干思思的小穴——”

    李思思整个人一松伏在夏丰银身上喘息着,夏丰银坐在楼梯上,使得李思思坐在他的大腿上,大肉棒仍插在小穴之中,夏丰银搂住李思思的腰,下面的肉棒挺动着,这姿势使得肉棒更加狠狠的直抵花心,阴穴一直套到鸡巴的根部,两人都觉得非常舒服,李思思被顶的大叫:“哎呀—— 好美——好美呀——恩——”

    “没想到我们家思思做爱时也会这么骚——这么浪——我今天一定——要搞的你叫饶不可——”

    夏丰银一边淫笑,一边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和深度。

    “恩——思思被你的肉棒搞的——快要——上天了——你的肉棒——顶——顶死我了——好酸呀——”

    夏丰银一听拼命加紧猛抽猛插,只见李思思的身体往后倒,大肉棒从小穴中退出,淫水急射而出流到地板上,穴口仍然大开不住的流水,此时夏丰银下面的肉棒更硬更挺心中的欲火熊熊的燃烧着,将硬挺的肉棒从李思思的身后再次插入。

    “恩——快——快干你的思思——恩——思思爱死你了——”

    说着,李思思摇起肥臀配合着夏丰银的抽插,将肥臀直往后送,并把头往后转,将那香舌伸入夏丰银的口中去吸吮他的舌尖,夏丰银则一手搓揉李思思的双乳,一手伸到两人性器的交合处去扣挖着李思思的阴核,如此一来,李思思蠕动得更厉害,忍不住的浪呼:“恩——恩——丰银——我的好老公——肉棒哥哥——恩——”

    意乱情迷的李思思只有拼命地浪叫,她的手抓着自己的一对豪乳猛力地搓揉,一副春意盎然的样子,夏丰银狠狠地顶撞花心,同时摇动屁股,使的龟头象钻子似的在花心上研磨,李思思摇着肥臀嘴里呻吟着:“恩——唔——丰银——你真行——啊——快点——啊——思思要来了——”

    说罢李思思的花心如同婴儿的小嘴紧含着龟头,两片的阴唇也一张一合的咬着大肉棒,一股阴精随着淫水流了出来烫的夏丰银的龟头一阵酥麻,拼命的抽插。

    李思思泄身了,而夏丰银觉得还不够,他猛然的用力一挺,“扑滋”一声大肉棒全根而入重重的撞在花心上疼的李思思紧咬牙根,嘴里叫道:“啊——老公——你好狠心——”

    夏丰银此时肉棒紧紧地被玉户包住,李若惜一阵从没有过的快感由玉户传送全身,她像在云里,是痛、是麻、是痒那种混合的滋味难以形容,忽然那挤压在阴穴里的粗长的肉棒,慢慢地向外撤离小穴中一阵骚痒,痒的钻了心,那种极美的空虚使她无法忍耐,她好需要那充实、涨满的感觉。

    不由的李若惜抬起粉白的肥臀向上挺,挺!“丰银——我要——快——思思受不了——”

    李思思不顾羞耻地喘息着她无法忍受这种空虚,她需要插弄,需要被插干。

    这淫荡的呼声刺激的夏丰银爆发了原始的野性,再也无法忍耐了,他搂起李思思的玉臀,肉棒对准一张一合的阴穴猛力的向里插,精水湿润了的阴穴只顶了两顶就全根而入。

    “啊——哼——好——丰银——”

    李思思梦呓般的呻吟着,两条粉臂象玉蛇般的缠在夏丰银的腰上,银牙紧咬着夏丰银的肩头上的肉,用来发泄她心中的快意和喜爱混合的情绪“啊——丰银——我——”

    一阵兴奋的冲刺龟头碰到李思思阴穴底部最敏感的地方,花心猛颤,不由的她尖呼出声,这时她的娇躯如烈火在燃烧,周身颤抖,口干舌燥的使的呼吸加速,又象是在发哑,她用力地在动在拥抱,在挺,李思思再次达到了高潮。

    “思思,是不是里面痒了啊?”

    夏丰银淫荡地问道。

    “还要胡说,再说就要打你了。”

    李思思笑着轻抬玉手,做出要打的样子,最后竟然一搂,两个人又吻在一起,良久才分开,这时那大肉棒被温暖的小穴浸的更发涨了,还不时在里面跳动。

    夏丰银和李思思在楼梯道上做爱时,在浴室里面洗澡的李若惜也听到了那勾人心魂的淫声浪语,想不到平时温柔文雅的李思思叫起床来也是这般的淫荡,刚好,李若惜身上的泡沫还没有冲洗掉,她打开热水的水龙头,一边冲洗身上的泡沫,一边用如玉葱般的纤纤玉指伸到自己的胯下,不知道是热水还是淫液,李若惜的私处早已是泥泞不堪,一股股瘙痒的感觉直袭心头,她用右手的中指慢慢地在阴唇旁边摩擦着,接着便齐根插了进去,缓缓地抽插着,手指与肉壁的摩擦声被水龙头的声音所掩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