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120章 强推(二)_风流少爷_笔翠小说
笔翠小说 > 网游小说 > 风流少爷 > 第120章 强推(二)

第120章 强推(二)

 热门推荐:
    早上,因为夏丰银的无耻偷看,兰兰又一整天没有理会他,在这一天里,兰兰做得最多的便是运动,女明星其实也蛮辛苦的,虽然外表看起来光鲜美丽,但其日常生活的苦涩又有谁知道。就拿兰兰来说吧,她每天早上要起来游泳,游完泳又得练瑜伽,吃饭时只能限量吃,遇到自己喜欢吃的东西也只能浅尝则止,不过兰兰的身材却是很棒,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当然,该细的地方也很细。

    吃晚饭时,夏丰银没有让佣人送到自己的房间里,而是来到客厅。他见兰兰一脸落寞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脸媚笑地凑了上去:“兰兰,今天早上是我的错,你原谅我好不好!”

    兰兰抬起头,看了夏丰银一眼,没有回答。

    “兰兰,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嗯,好,不过要长一点的,而且不许占我的便宜!”

    兰兰终于开口了。

    “嗯,故事是这样的,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和一个小和尚,一天,小和尚对老和尚说,师父,你给我讲个故事吧!老和尚答应了,于是开始讲起来,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和一个小和尚,一天,小和尚对老和尚说,师父,你给我讲个故事吧,老和尚说好,从前有……”

    “好了,停下来!”

    兰兰听到故事的前面蛮吸引人的,但第二句又是第一句的重复,立刻明白了这个故事是很长,而且字数没有限制,但却是个简单而枯燥的循环,于是立即怒声喝住夏丰银。

    “是你说要将长一点的啊!”

    夏丰银装作一脸委屈地说道,身子也不知不觉间坐到了兰兰的身边。

    “换一个吧,讲讲你的小时候!”

    兰兰说完,晓有兴致地望着夏丰银,她倒要看看这个油嘴滑舌,而且又好色的男生童年究竟是怎样度过的。

    “嗯,不过我想抱着你说,因为我的童年很悲惨!我怕自己受不了!”

    夏丰银说完,眼里居然流出了泪水,就我这水平,不去当男明星真是浪费人才啊!要外貌有外貌,要演技有演技,夏丰银心中暗暗得意。

    “对不起啦,说到你的伤心事了,那就不说了!”

    兰兰虽然有点小孩子的脾气,但她的心地非常善良,见夏丰银一脸伤心的样子,忙轻声地安慰道。

    “不行,现在我已经伤心了,得说出来才会好些!”

    “那你就说吧!”

    “我想抱着你说!”

    夏丰银满脸期待,心中暗想,现在不占便宜,什么时候才有这样好的机会啊!

    “嗯,这样不太好吧,男女授受不亲的!”

    兰兰红着脸嗔道。

    “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啊,我们之间是纯洁的友谊,难道朋友伤心时,借你的肩膀抱一下也不行吗?”

    夏丰银说这话时,满脸的正经,如果不是兰兰白天发现他偷看自己游泳,还以为夏丰银有多么的正人君子呢!

    “嗯,那——那好吧!喂,你不是说抱肩膀吗,怎么搂住我的腰了!”

    兰兰见自己刚答应,夏丰银便飞快地将手搂在自己的纤腰上,忙质问道。

    “哦,不好意思,因为泪水模糊了眼睛,所以没看清楚!”

    夏丰银艰难地将手由兰兰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纤腰移到了肩膀。

    “现在可以开始说了吧!”

    兰兰见夏丰银搂住自己的肩膀,将脸埋在自己的酥胸上方,没有要开口述说的意思,突然感觉自己好像上当了。

    “嗯!”

    夏丰银贪婪地闻着兰兰身上那淡淡的芳香,终于开口了,“我们家本来过得很幸福,可是后来我妈妈早逝了,所以我很少得到母爱,尤其当自己看到别人牵着自己父母的手时,我心里就非常的难过,前不久我的父亲也去世了,现在我就是一个伶仃孤苦的人,呜呜,呜呜,真香啊!”

    “嗯,别哭了!”

    兰兰温柔地用小手擦去夏丰银脸上的泪水,嘴里轻声安慰道,虽然兰兰的父亲很早之前因为车祸去世了,但是自己还有母亲疼自己,还有一个厉害的爷爷保护自己,相比于夏丰银的述说来讲,兰兰觉得自己还是要幸运很多。

    “嗯,谢谢你,兰兰!”

    夏丰银深情地望着兰兰说道。

    “这有什么啊,我们是朋友,本来就应该互相帮助才对啊!”

    兰兰妩媚一笑,顿时让夏丰银看呆了。

    “兰兰,我想在你身上多靠一下行吗?”

    夏丰银真想一辈子靠在兰兰的肩膀上面,既柔滑又散发着阵阵芳香,这香味是沐浴露香味与少女体香的混合,香而不浓,闻起来让人神清气爽,流连忘返。

    兰兰还是第一次与一个男孩子这么亲密,虽然小脸发烧,但还是答应了身世“悲惨”的夏丰银。

    在得到兰兰的允许后,夏丰银心中兴奋异常,但脸上却装着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更逼真的是,眼角还渗出了几滴泪水。

    “兰兰!”

    夏丰银用脸在兰兰高耸的酥胸上拱了拱,喃喃地叫道。

    “嗯,怎么了?”

    兰兰一脸关切地问道。

    “你真好,如果将来能娶你做老婆,那就好了!”

    “你不是已经有女朋友了吗?”

    兰兰被夏丰银弄得全身酥软,红着脸问道。

    “是啊!不过每个男人都不会嫌自己的老婆多的!”

    夏丰银情急之下说出了心里话。

    “你去死吧!”

    兰兰听了大怒,将夏丰银从自己的怀里推开。

    “兰兰,你怎么了?”

    夏丰银又耐着脸皮往兰兰身上靠去。

    “你快出去!”

    说着兰兰也不给夏丰银说话的机会,直接将他从客厅推了出去。

    “唉!女人真是善变的动物啊!”

    夏丰银在门口叹息一声,只得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半夜,夏丰银正睡得香甜,突然天空划过一道闪亮,一声响雷震破天际,夏丰银被这巨大的雷声惊醒了。

    “救命啊!”

    兰兰求救的声音从她房间那边传了过来。

    兰兰出事了,这是夏丰银的第一反应,他急忙连衣服都没穿,就飞快地往兰兰的房间跑去。

    “兰兰,你怎么了?”

    夏丰银敲了敲门,关切地问道。

    “没什么!你不要进来!”

    兰兰的声音中充满了恐惧。

    “轰!”

    又一声惊雷声响起,整个屋子似乎都为之一颤。

    “啊!救命啊!”

    房间里又传来了兰兰惊恐的求救声。

    管不了那么多了,夏丰银奋力撞开门,看到房间里一片黑暗,兰兰全身蜷缩在被窝里。

    “兰兰!”

    夏丰银冲到床前,将全身颤抖的兰兰涌入了怀里。

    “呜呜!呜呜!”

    兰兰也不再顾忌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了,内心仿佛找到了躲避惊雷的港湾,全身温软地靠到了夏丰银的怀里。

    “别怕,别怕!”

    夏丰银用手抚摸着兰兰那柔滑的后背,轻声地安慰道,兰兰全身只穿着单薄的睡衣,后背软滑如玉,夏丰银心中不禁一荡,身体的某个部位也有了自然反应。

    过了一会儿,兰兰的身体恢复了平静,天空也没有再响起惊雷,兰兰满脸泪水地从夏丰银的怀里抬起了头,看到那张白天奸笑的脸时,心中一惊,拼命地从夏丰银的怀里挣脱出来。

    “你为什么要趁机占我的便宜!”

    不再惧怕雷声的兰兰又恢复了往日那刁蛮的性格,恼怒地质问道。

    “不是的,我听到你的呼喊声,就跑过来了!”

    夏丰银此时才发现自己全身只穿着一条短裤,并且被某个东西顶得老高,而兰兰只穿着一件薄如蝉翼的睡衣,那曼妙的酮体若隐若现,虽然屋子里很黑,看得不是很清楚,但那似有若无的感觉更增添了许多神秘与刺激,夏丰银紧紧地盯着兰兰那高耸的酥胸,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

    “色狼,你看什么看,快点滚出去!”

    感觉到夏丰银那如实质般的侵略的目光,兰兰慌忙捂住自己的胸部,大声地怒叫道。

    “好,我出去!”

    夏丰银恼怒地回答道,他是听到兰兰的呼喊声才不顾一切地冲进来的,虽然因为特殊的情况而占了些许的便宜,但兰兰此时的无礼也让他心中大为恼火。

    “轰!”

    当夏丰银刚要走出房门时,天空又想起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响雷,兰兰吓得大叫一声,居然跳起来,扑入了夏丰银的怀里,这次两人几乎是嘴对着嘴,兰兰嘴里呼出来的香气和身体传来的温软是最好的催情剂,夏丰银只感到全身欲火燃烧,将兰兰那柔软五骨的身躯放到床上,而自己就那样重重地压在了她的身上。

    “你干什么?呜呜!”

    兰兰一时被夏丰银粗暴的动作吓住了,当她明白夏丰银要干什么时,已经迟了,她那温软的嘴唇早已被夏丰银的嘴巴堵住,自己保存十八年的初吻就这样被身上这个男人夺去了,但兰兰似乎像触电一般,心中没有想象中的那种反感,相反还好像觉得自己很喜欢。夏丰银身上散发出来的阳刚之气让她一脸沉醉。

    占有兰兰的初吻后,夏丰银并没有停下来,他开始上下其手,隔着那单薄的睡裙,抚摸着兰兰身上的每一寸滑嫩肌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