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094章 酒后乱性,强推熟妇陈如莲(四)_风流少爷_笔翠小说
笔翠小说 > 网游小说 > 风流少爷 > 第094章 酒后乱性,强推熟妇陈如莲(四)

第094章 酒后乱性,强推熟妇陈如莲(四)

 热门推荐:
    “不行的,丰银,你不能这样啊!”

    陈如莲一边扭动着自己的娇躯,一边衰求着。

    可是现在夏丰银现在已经是欲火焚身,精虫上脑,美艳熟妇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幽香已经让他本来就不太清醒的头脑更加迷糊了,他伸手从陈如莲的脸一直往下摸,抚上了她那坚挺的乳房,乳头在夏丰银的爱抚下渐渐发硬,陈如莲想抗拒,但是她的力气哪里比得上身体强健的夏丰银呢,陈如莲的小手拼命地拍打着夏丰银,但这一切只能更加激起夏丰银作为男人那强烈的征服欲,他用自己的身体压住陈如莲,使她动弹不得,从而让自己为所欲为。

    突然,陈如莲像是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娇嗔道:“夏丰银,你这个大坏蛋,你再不放开我,我就要叫了!”

    陈如莲的这句话确实让夏丰银短暂地停了下来,要是她真的大声叫的话,那夏丰银真的会完蛋,但女人往往比男人更加重视和在乎自己的荣誉和形象,夏丰银笑道:“你叫啊!等她们来了,我就说是你勾引我来的!哈哈哈!”

    “你!”

    陈如莲被夏丰银气得说不出话来,她没想到在客厅聊天和吃饭时很有礼貌的夏丰银居然会这样对待自己,她气哼道:“你以为她们会相信你吗?你现在可是在我的房间!”

    “正是在你的房间,所以她们才会相信我啊!”

    夏丰银一边调笑,一边继续自己手上的工作,那双有力的魔手已经穿过了陈如莲下身穿着的那条薄薄的蕾丝内裤,两只手指轻轻地捏着那颗诱人的相思豆,很快它便有了反应,变得硬挺起来。

    陈如莲一边扭动着腰肢,想避开夏丰银的魔手,小手也奋力地推着夏丰银的胸膛,嘴里气恼道:“你在我的房间里面怎么了,为什么她们会相信你?”

    陈如莲实在是想不通,夏丰银好像有恃无恐一般。

    其实我也是在赌博而已,料定你很爱面子,夏丰银笑了笑道:“你想啊,我是第一次到你家里来,我怎么知道你住在哪里,即使我知道了,又怎么能够进入你的房间呢?”

    “你,夏丰银,你真的很无耻!”

    陈如莲实在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形容压在自己身上的这个油嘴滑舌的大色狼,下身不断传来的快感和瘙痒像一股股电流般传遍了陈如莲的全身,将她那饥渴的欲望彻底激发出来了,她在心中暗暗告诫自己,千万不可以动情,千万不可以让这个混蛋看出来我的身体其实正需要男人的安慰。

    “夏丰银,你——你先等一下!”

    陈如莲不停地喘着粗气,她的性欲已经被夏丰银激发出来了:“夏丰银,难道你就不怕燕燕和倩倩知道吗,我可是倩倩的妈妈啊!”

    是倩倩的妈妈又怎么样,又不是我的亲妈,夏丰银浪笑一声道:“莲莲,在我的眼里,你是一个迷人的大美女,不是谁的母亲,我想要你,你真的太美,太有吸引力了!”

    说着,说着夏丰银开始伸手去解陈如莲旗袍上面的扣子。

    陈如莲惊慌地看着夏丰银将自旗袍上面的扣子解下来,一粒,两粒,三粒,很快,陈如莲左半边酥胸已经全部露了出来,雪白的肌肤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着淡淡的圣洁的光芒,她收回推着夏丰银胸膛的小手,用它用力地捂着自己那已经裸露在外的洁白无暇的肌肤,嘴里挣扎着叫道:“夏丰银——你——你要干什么?”

    不会吧,难道你丈夫以前没有对你这样做过吗,还装糊涂地问为什么,夏丰银在心里鄙视这种装糊涂的性格,挑逗道:“你说我要干什么?面对一个这样的熟妇美女,我作为一个绝对正常的男人,我难道不应该更加珍惜这么美丽多资绚烂多彩的生活吗?我们一起享受这美妙绝伦的男女乐趣吧,好吗?”

    “不好!谁要跟你享受这美妙绝伦的男女乐趣了!”

    陈如莲心里想要,但她嘴上却不得不矜持和拒绝。

    “你也知道男女乐趣是美妙绝伦的啊!那我们就一起享受吧!”

    夏丰银越来越放荡,说的话也越来越出格,其实,此时的夏丰银已经从醉酒中醒了过来,但他还偶尔装成醉酒的样子,手在颤抖,摸也摸不到地方。

    陈如莲见了,顿时觉得既好气又好笑,当夏丰银脱她的旗袍时,陈如莲居然有意无意之间配合了一下,不然在她极力反抗的情况下,夏丰银要想将陈如莲的旗袍全部脱下来,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夏丰银在心里暗暗觉得好笑,明明内心渴望着有个男人来干她,嘴上却还在说着不要不要,哎,女人的心思真是猜不透啊!夏丰银将陈如莲白色的丝质旗袍脱了下来,顿时,她那洁白无暇的熟妇酮体便全部展现在夏丰银的面前,除了那被胸罩和内裤遮住的地方以外。

    夏丰银淫亵地欣赏着陈如莲那近乎完美的酮体,轻轻地在她的身上抚弄着,陈如莲装模作样地抗拒着,毕竟让一个还是自己晚辈的男人在见了第一次面的时候便羞辱自己,是不可忍受的,但是在夏丰银的坚决下,再加上陈如莲的丈夫总是在外面养二奶,很少理会自己,陈如莲正是狼虎之年,性欲极为强烈,而夏丰银的挑逗手法已达上乘,陈如莲的情欲很快上涨,在抗拒中得到的快感也是很大的,慢慢的,陈如莲的那黑色性感的蕾丝花边的胸罩也被夏丰银不知不觉之间取了下来,夏丰银看着陈如莲那雪白饱满的玉乳,修长浑圆的玉腿,顿时感到一股热血直冲脑顶。

    “夏丰银,你快停下来,不要这样!”

    陈如莲一边享受,一边嘴里呢喃道,无论是声音的响亮程度还是速度都远远不如先前了。

    夏丰银不再去接陈如莲的话,色手开始抚摩揉搓着她的雪白丰满的酥胸,手法娴熟而高明,陈如莲的樱桃很久没有被男人碰过了,因此极为敏感,才一会儿便迅速充血勃起,白嫩的酥胸泛起了诱人的粉红色。

    “不要啦!我求求你,放了我吧!我是有夫之妇啊!”

    陈如莲被夏丰银的色手揉搓得浑身酸麻,挣扎的双手渐渐绵软无力,一分痒酥酥麻酥酥的感觉从乳房传向全身,蔓延到胴体深处,芳心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天啊,马上就要被夏丰银羞辱了,他可是我的晚辈啊!

    “看你樱桃的颜色,玉体的娇嫩,恐怕你丈夫也没有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吧?”

    夏丰银的色手一路向下,滑过楚楚含羞的绝色丽人纤细柔滑的柳腰、洁白柔软、美妙平滑的小腹,径直按上了陈如莲大腿之间的沟壑幽谷:“莲莲,你穿着穿着这么淫荡性感的蕾丝内裤,条根本遮掩不住你下身美丽的春光啊!你是不是早就预谋好了的,存心要勾引我犯罪吧?”

    “不是的!不是的!”

    陈如莲喘息急促地分辩道,她的每条内裤都是性感蕾丝的,这熟妇对蕾丝做的内衣内裤有着很强的爱好,她娇哼道:“啊!不要啊!求求你把手指拿出来吧!啊!”

    “怎么可能拿出来呢,你看你现在多舒服,多爽啊!”

    夏丰银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指更加深入,刺激得熟妇陈如莲紧紧并拢着两条雪白修长的玉腿,喘息突然加剧。

    “不要啊,求你了!”

    陈如莲急剧地娇喘着,死死夹紧大腿,无助地想要阻止夏丰银的手指头更加深入。

    “丰银,你这个大坏蛋,我怕你了!”

    陈如莲被夏丰银的色手摸得娇躯轻颤,玉腿紧紧夹住他企图深入的色手,娇羞无比心慌意乱地呢喃道:“丰银,你停下来,我帮你用手弄出来行吗?如果不行,用嘴——用嘴也可以的!”

    “莲莲,今天仅仅用手和嘴不足以安抚和满足我宝贝的需要和渴望了!”

    夏丰银用手抓住陈如莲的芊芊玉手按在他高高搭起的帐篷上面,淫笑道:“莲莲应该感觉到我的宝贝早就蠢蠢欲动跃跃欲试蓄势待发斗志昂扬了!就请你体谅他对你的一片爱慕之心,就让他一亲芳泽,深入到底,细致周到地好好让你舒服一回,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