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080章 与岳母的暧昧关系(三)_风流少爷_笔翠小说
笔翠小说 > 网游小说 > 风流少爷 > 第080章 与岳母的暧昧关系(三)

第080章 与岳母的暧昧关系(三)

 热门推荐:
    夏丰银将于紫烟的母亲王晓玲搂在怀里,左手紧紧地搂住她那柔软而充满弹性的纤腰,右手在她那两个浑圆柔软的玉乳上面不断地揉搓着,今天的夏丰银已经算是花丛老手了,手上抚摸调情的功夫也是非常的老得,时而揉捏着那丰满的玉乳,时而轻薄那硬挺的乳头,虽然隔着一层布料,但夏丰银的手仍然能感觉到王晓玲玉乳的丰满,坚挺,柔软与滑嫩。

    夏丰银在心中暗暗地拿王晓玲的玉乳和同样是美艳熟妇的苏皖相比较,发现王晓玲的乳房虽然没有苏皖的大,但却很坚挺圆润,摸起来手感极好,夏丰银真的很难想象一个女儿都可以嫁人的熟妇的肌肤和身材居然能够保养得如此之好,他一边抚摸着王晓玲的玉乳,舌头也在她嘴边游荡着,舌尖不断地在那排整齐雪白的贝齿上面围绕,迫不及待地想进入那柔嫩的口腔,和那芳香的丁香小舌一起尽情地玩耍。

    王晓玲心中既羞涩又懊恼,这夏丰银的色胆真是包天了,也不知道是找哪只豹子借的,她伸出小手,用力顶在夏丰银的胸膛上面,想将他推开,但是几次都没有成功,而全身被夏丰银抚摸得更是一点力气也没有,最后她只能守住底线,拼命地咬紧自己的牙关,将夏丰银的舌头挡在外面。

    王晓玲的反抗非但没有让夏丰银收手,反而更激起他作为一个男人那强烈的征服欲望,在男人的眼里,常常是得不到的女人才最珍贵,越是得不到,越是想着法子,用尽手段去将其征服。

    夏丰银一边猛烈地允吸着王晓玲那红嫩柔滑的娇唇,一边将魔手伸到王晓玲的大腿处,探进她的旗袍开叉,直捣玉腿之间,隔着那柔软性感的肉色丝袜,近乎狂野地抚摩揉搓着成熟美妇的大腿。

    王晓玲感觉到自己的内心深处的骚动和渴望在蠢蠢欲动,胴体深处也开始酸麻酥软,骚痒难捺,粉面绯红,娇喘微微,这样下去,自己一定会被夏丰银这个大色狼征服的,王晓玲摇了摇头,保持着头脑的清醒,小手惊慌失措地按住夏丰银那还要继续伸入的魔手,美丽的大眼睛里充满了哀求,甚至还溢出了几滴晶莹的泪花。

    夏丰银见了,心中一阵不忍,松开了抱着王晓玲的手,嘴唇也依依不舍地离开了那柔嫩的樱唇,重获自由的王晓玲用力地呼入了几口新鲜空气,原本涨红的小脸瞬间白皙了很多,她幽怨地望着夏丰银,此时的王晓玲还坐在夏丰银的身上,两人甚至可以听到对方那急速跳动的心跳声,忘记站起身来的王晓玲似乎不认识夏丰银似的,不断地在他全身上下打量着。

    夏丰银一阵不自然,摸了摸自己的老脸,笑道:“你这样看着我干吗?虽然我的长相很出色,对于女人来说有很大的吸引力,你如果看上我了,绝对可以扑上来亲我的!”

    “谁要亲你了!你真是不要脸,我恨不得远离你,一脚把你踹到月球上面去!”

    王晓玲既好气又好笑,但脸上的神色则是极为愤怒,一个见第一次面的未来女婿,居然抱着自己又摸又亲的,昨晚在沙发上面还差点把自己给强奸了,什么因为黑看不清楚,现在王晓玲明白了,那根本是夏丰银故意的。

    夏丰银见王晓玲嘴上在骂着自己,娇躯却坐在自己身上没起来,顿时暗笑一声道:“玲玲,你不是说要把远离我,把我踹到月球上面去吗?怎么现在还坐在我的身上呢?”

    “你!”

    王晓玲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坐在夏丰银的身上,急忙站了起来,想坐到那边的沙发上面去,但却被夏丰银一把拉住,重新坐了回来。

    “玲玲,我只是开玩笑的,你能坐在我身上,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呢!”

    夏丰银重新搂住王晓玲的纤腰,温柔道:“要是你一辈子都能坐在我的身上那就好了!”

    “哎!”

    王晓玲长长地叹息一声,夏丰银的话虽然肉麻,但却触动了她的芳心,自己的婚姻生活并不幸福,想当年为了家族的生意,貌美如花的自己被父亲要求嫁给了另外一个富商的儿子,两人没有感情基础,虽说夫妻,但却并不恩爱,丈夫常年热衷于做生意,家里财产万贯,但却不能慰藉她那孤寂的心灵,幸好后来于紫烟的出生,才让王晓玲找到了感情的寄托,这些年来,她几乎是独自将于紫烟抚养成人的,教育,关爱,都是王晓玲一人承担,而于紫烟的父亲,则很少关心过自己的女儿,甚至爱公司胜过爱自己的家庭,从小到大,于紫烟与两个人关系最好,一个是自己的母亲,一个便是从小到大的玩伴肖思雅,两人情同姐妹,并且发誓将来结婚后也永不分离。这才让夏丰银占了大便宜,一个人娶了两个美丽动人的大学老师。

    夏丰银很快便明白了王晓玲陷入了伤心的回忆当中,他将其抱在自己的怀里,安慰道:“你好像过去有些往事不开心吧,忘了它们吧,以后我一定会逗你开心,让你快乐,我要让你成为一个非常幸福的女人!”

    “嗯!”

    当陷入忧伤的女人往往是最容易被俘获芳心的,只要你适时的出现,给她安慰或者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以及温暖的怀抱,那么她便很快会记住你的好,尤其是当一个女人被一个男人所伤害时,那么另一个男人的及时出现将会很快得到女人的好感,现在夏丰银就是这个及时出现的男人。

    王晓玲被夏丰银感动得一塌糊涂,自己丈夫与眼前的这位高大帅气的男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的芳心急跳,内心涌上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虽然她是一个经历过世事,见识多广的熟妇,但她同样也是一个脆弱的女人,女人是需要男人疼爱的,此时的王晓玲,心中再也不去想自己的丈夫,女儿,家庭,一下子扑入了夏丰银的怀中,尽情地痛哭起来,仿佛要将这些年来,自己所承受的委屈和辛酸全部哭出来一般。

    “乖!哭出来吧,哭出来就好了!”

    夏丰银搂住王晓玲微微颤抖的香肩,抚摸着她那柔顺如瀑布的黑色秀发,心中满是疼爱与怜惜,此时,在夏丰银的眼里,王晓玲不再是自己的岳母,而是一个跟于紫烟,李思思一样的,需要疼爱的女人。

    王晓玲小声地抽泣着,泪水很快便沾湿了夏丰银的衣裳,只见她粉嫩的小脸上沾满了晶莹剔透的泪珠,就像带雨梨花一般楚楚动人,惹人怜爱。

    良久,王晓玲终于止住了哭声,她抬起头,冲着夏丰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夏丰银急忙从餐桌上拿过纸巾,小心地为王晓玲擦干了小脸上的泪水,那动作既温柔又体贴,王晓玲乖巧地任由夏丰银帮自己拂去脸上的泪水,眼神复杂地看着他那帅气的脸。

    突然,王晓玲无限感慨地叹息道:“为什么老天爷让我现在遇到你!哎!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原作连理枝,世上共逍遥!”

    夏丰银将沾满泪水的纸巾放到桌上,将王晓玲的娇躯重新抱入了自己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