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www.bicui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035章 床上玩双飞(上)_风流少爷_笔翠小说
笔翠小说 > 网游小说 > 风流少爷 > 第035章 床上玩双飞(上)

第035章 床上玩双飞(上)

 热门推荐:
    因为与肖思雅晚上的约定,夏丰银一天也没有上好课,脑海中想的全是制服,丝袜,高跟鞋以及美女的酮体与玉乳,想起晚上的销魂,夏丰银下面便顶得跟帐篷似的,害得他上课的时候,老是用本书放在上面遮着,邻桌的一个女生见到夏丰银奇怪的举动,不时地用眼睛向这边瞟来,弄得脸皮一向极厚的夏丰银也情不自禁地觉得不好意思起来,等好不容易挨到晚上下课,夏丰银立刻以百米赛跑冠军都难以达到的速度,飞快地回到自己的住处,他得赶快先帮秦如燕将饭菜做好,昨天已经失信了一次,今天如果再不好好表现,说不定会在她心目中留下不好的印象,男人在追美女的时候,要表现出十分热情,十二分殷勤,只有这样才能彻底感动美女的芳心,从而让她心甘情愿地以身相许,至于追到手后,就可以稍微轻松一点了。

    夏丰银打开房门走了进去,见里面灯光亮着,但却不见秦如燕的身影,燕燕到哪里去了,不是说她晚上没课吗?夏丰银刚想呼唤秦如燕的名字,突然听到浴室里传出了淅淅沥沥的水声,原来秦如燕是在洗澡。

    夏丰银刚想去厨房为秦如燕做饭,突然想起了浴室后面的一块玻璃破了个洞,自己站到浴室后面的院子里,便可以偷看秦如燕沐浴,究竟要不要看,夏丰银内心做着艰难的挣扎,看还是不看,算了,还是别看了,燕燕自从搬到这里来,对我从来没有做出什么防范,自己现在去偷看她洗澡,那不是亵渎她的禽兽吗?夏丰银来到厨房,淘好米将电饭煲的插座插好,心中却始终想着秦如燕那美好的身材,绝色的容颜,不知道她没穿衣服时是什么样子,一定更加迷人吧!如果偷看她洗澡是禽兽行径的话,那么我夏丰银放着这样的天姿国色不懂得欣赏,那岂不是连禽兽都不如,想到这里,夏丰银淫笑两声,迅速来到院子,找到了那块玻璃上的破洞,趴在上面看了起来。

    一眼,就一眼,夏丰银便觉得自己脑袋一片空白,全身血液迅速沸腾起来,只见浴室里热气腾腾,烟雾袅袅,像极了那瑶池的仙境,秦如燕赤裸着身子,正站在水龙头下往自己洁白无暇的身躯上面擦着沐浴露,因为是背对着夏丰银这边,所以只能看到那美丽迷人的后半身,只见秦如燕的后背白如米雪,在灯光的照射下,闪着点点诱人的亮光,后背下的纤腰大概只有两只手握起来那么大,夏丰银的目光随着秦如燕后背上水珠的滑落,移到了那柔嫩雪白的翘臀上面,只见翘臀从中间分开,两边完美的对称,秦如燕的屁股不大不小,中间那条浅浅的沟壑时隐时现,将那美丽诱人的风光全部遮住了,此时的夏丰银好想自己就是那秦如燕身上的一滴小小的水珠,可以到达她那少女最隐蔽的地方,看看那里是如何的美好与动人,秦如燕的下身一定像一朵美丽盛开的梅花,粉红而娇嫩,柔滑而多汁,夏丰银按照自己这几天的床上经验,不停地在脑海中构思着秦如燕下身的样子,但总觉得不如意,像秦如燕这样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绝色大美女,其下身也一定非常的美丽,只有亲眼目睹才能描绘出它的样子。

    正当夏丰银沉醉在对秦如燕下身的构思时,秦如燕终于转过了身子,顿时,夏丰银觉得自己的鼻子上面有些热乎乎黏糊糊的东西,原来竟然是自己流鼻血了,此时的秦如燕手里拿着淋浴的水龙头,一只手在自己的玉乳上面轻轻地擦拭着,秦如燕的乳房不大,但是很坚挺,白嫩的乳房上面,两粒如葡萄般大小的相思豆好像是镶上去的一般,与那淡淡的乳晕相互衬托,彼此辉映,就像是那画家手中的艺术品,一切构造都达到了完美的程度。

    此时的秦如燕乌黑的长发因为沾着水珠而显得更加光亮了,有几根秀发还粘在了她那因为热水擦洗后而变得通红的小脸上,在秦如燕那雪白的天鹅颈上,挂着一块淡绿色的玉佩,看样子好像有些岁月了,秦如燕将上身的泡沫全部洗净,接着小手便游离到了少女最神秘,也是夏丰银最想看到的地方,只见那里微微隆起,像是熟透了的小馒头,乌黑的毛发浓密而有光泽,令夏丰银失望的是,秦如燕始终紧闭着双腿,亭亭玉立地站在那里,因此下身只能看到那些乌黑的毛发,不过好像女人的毛发越浓密,她的性欲也越强,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夏丰银坏坏地想着,将来自己是否有机会亲自在秦如燕的身上检验一下。

    秦如燕冲洗泡沫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便开始用干毛巾擦拭自己身上的水珠,夏丰银本来还想偷看下去,但想到如果被她发现的后果,急忙轻手轻脚地从院子重新回到了屋里,来到厨房开始洗菜。

    “丰银,你回来啦!”

    因为厨房是与浴室挨着的,秦如燕身穿一套粉米黄色的睡衣,打开浴室的门,一眼便看到了正在洗白菜的夏丰银,顿时脸上露出了迷人的笑,一双乌黑闪亮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地望着夏丰银。

    “是啊!刚,刚刚才回来!”

    夏丰银做了坏事,自知理亏,不敢抬头看秦如燕那明亮的眼睛,只是低着头,边洗菜边唯唯诺诺地回答一声。

    “秦如燕用干毛巾擦了擦自己沾满水珠的秀发,走到夏丰银身边,蹲下来笑道:“你今天上了一整天的课,肯定是累了,你先去客厅休息一下,让我来洗菜吧!”

    说着,秦如燕便将小手伸到盆里,拿起一片白菜洗了起来。

    秦如燕刚洗完澡,一蹲下来,夏丰银便闻到了一股清香,这香味夹杂着沐浴露,洗发水,以及秦如燕天然的少女体香,香而不浓,给人心旷神怡的感觉,夏丰银只觉得自己头脑一阵清醒,笑道:“还是我们一起洗吧!我喜欢闻你身上的香味!”

    “你这坏蛋,说什么呢?”

    秦如燕放下手中的白菜,直直地盯着夏丰银。

    “没什么,我是说我喜欢洗白菜!”

    夏丰银干笑两声,见秦如燕还是盯着自己,忙摸了摸自己的老脸道:“燕燕,虽然我知道自己长得很帅,但你也不用像花痴一样盯着我看吧!我会害羞的!”

    “呸,你的脸皮真的好厚!”

    秦如燕笑骂一声道:“既然你真么喜欢洗白菜,那我就将机会让给你,我去客厅看电视了哦!”

    说完,秦如燕甜甜一笑,径直向客厅走去。

    晕死!我怎么这么笨,说什么不好,居然说自己喜欢洗白菜,夏丰银在心中暗暗后悔,刚才应该将洗白菜这活让给秦如燕的,到时候自己炒菜,她在旁边当下手,这样一顿香喷喷的饭菜便融合了两个人的辛劳,这样吃起来会更加香甜,最可贵的是,自己还可以在秦如燕的身旁卖弄厨艺,让她对自己产生佩服之情,这样在她心目中的地位也会无形之间提升很多。

    令夏丰银欣慰的是,在他做好饭菜后,秦如燕便来到厨房帮他端菜剩饭,两人之间互相配合,倒有点像是在过夫妻之间的小日子。

    吃饭时,夏丰银不停地瞅着秦如燕看,秦如燕放下碗筷,笑道:“看我能当饭吃吗?你可不可以先吃完饭再看,我又不会跑!”

    “嘿嘿!看你的确能当饭吃,别人都说秀色可餐啊!”

    对于夏丰银的那套歪理,秦如燕一点办法也没有,但心中却不反感,甚至还很喜欢这种感觉,难道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他了,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秦如燕笑了笑道:“那好,今晚你可以随便看我,但不准吃饭!”

    “好啊!”

    夏丰银急忙放下碗筷,晚上肖思雅那边还为他准备了晚餐呢,现在不吃,刚好留着肚子到那边去吃自己未来老婆做的饭菜,说实话,自从上次在肖思雅生日那天吃过她们做的饭菜后,夏丰银便念念不忘那菜的鲜美与可口,那厨艺绝对要比夏丰银的强,不知道秦如燕吃了肖思雅做的饭菜后,会不会扔掉夏丰银,搬到肖思雅那里去住。

    秦如燕见夏丰银真的放下了碗筷,忙笑道:“我是开玩笑的,你还真不吃啊!快吃!”

    哎!女生的心思可真怪,一会儿又这样,一会儿又那样,脸变得比六月的天还要快,夏丰银重新端起了碗筷,慢吞吞地吃起来,他既不想违背秦如燕的话,又不想错过肖思雅那边可口的饭菜。正当两人正在吃饭时,秦如燕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原来是一个同学的父母不在家,想让秦如燕今晚过去陪她。

    由于两人隔得很近,夏丰银听到了秦如燕那边同学的话,理解地劝道:“你去吧!兴许那女生真的很害怕一个人呆在家里,我一个大男生在家里没事!”

    “嗯!”

    秦如燕赞许地看了夏丰银一眼,看来她对夏丰银的大方很是满意,可是她不知道的是,夏丰银是美女有约,恨不得今晚能够找个理由避开秦如燕的目光,现在刚好是一个好机会。

    “你同学家离这里远吗?我去送你!”

    夏丰银不放心地问道。

    “不远,就拐几个弯就到了,不用你送的!”

    这是个获取芳心的好机会,夏丰银哪会轻易放过,他深情地望着秦如燕,温柔而不失霸道地说道:“不,我还是送你去吧!如果万一你遇到了坏人,我这辈子也不会快乐的!”

    “嗯!那好吧!”

    秦如燕没有再推辞,抬头看了夏丰银一眼,就一眼,夏丰银便察觉到了秦如燕看自己时眼中对了一些东西,那是柔情,是感动与幸福,看来她已经明白了夏丰银话语中的意思。

    吃完饭后,夏丰银将秦如燕送到了她同学间,便转身飞快地向肖思雅的住处奔去,现在他已经是热血沸腾了,刚才偷看秦如燕洗澡时所留在脑海中的影子就像上好的春药似的,将他的欲望彻底激发了出来。

    夏丰银按响门铃时,开门的是肖思雅,当她看到门口站着的夏丰银时,顿时惊喜地叫了起来:“丰银,你终于来啦!”

    “嗯!”

    夏丰银答应一声,眼睛色色地在肖思雅身上上下打量,肖思雅果然没有换衣服,还是那身职业西服裙,看起来在美丽中增加了许多英气。

    “看什么,呆子,快进来吧!我们已经等了你好一会儿了,紫烟正在洗澡呢!”

    “嘿嘿!老婆们真乖,洗白白了,等下让我好好欣赏一下!”

    夏丰银淫荡地笑了笑,走进了屋子,顿时一股饭菜的香味扑鼻而来,餐桌上面全是精美的菜肴,有红烧鸡,清蒸鱼,辣椒炒肉等色香味俱全。

    夏丰银走到餐桌旁,拼命地闻了一下饭菜的香味,夸赞道:“我老婆的厨艺真是太棒了,看来将来我的嘴巴有福咯!”

    听到夏丰银称呼自己老婆,肖思雅小脸山露出了幸福的红晕,但她嘴上却调皮地反驳道:“谁是你老婆啊?我们有结婚证吗?

    “没有结婚证就不能叫你老婆吗?”

    “对!”

    “那我们还没有同床证呢!怎么还经常同床了?”

    “大坏蛋,就你的歪理多!不理你了,我去厨房盛饭!”

    肖思雅娇哼一声,快步向厨房走去。

    “嘿嘿!”

    夏丰银笑了笑,走到浴室外面,敲了敲门,逗道:“宝贝,洗完了吗,我也想进来一起洗!”

    里面先是沉默了一下,随即传来了于紫烟娇羞的声音:“不可以,等我洗完你再洗!”

    说完,就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很显然,于紫烟已经加快了洗澡的速度。

    “呵呵!今晚一定要来个双飞!想到等下的艳福,夏丰银心中便淫荡起来,他走到厨房,帮肖思雅将盛好的饭菜端到了餐桌上,这时,浴室门开了,于紫烟穿着一条粉红色的吊带裙走了出来,这吊带裙是紧身的那种,将于紫烟那完美的身材显露无遗,洁白的藕臂在灯光下发出一层白色圣洁的光芒,丰满圆润的玉腿缓缓走动,丰满坚挺的酥胸伴随着脚步声一起一伏,像是不甘心被吊带裙束缚而跳出来似的。

    夏丰银看了看于紫烟,又转过头来望着肖思雅,觉得她们各有特色,一个性感迷人,一个英姿飒爽,夏丰银笑着过去拉着于紫烟的小手道:“宝贝,你们两个真是太漂亮了,差点把我的魂儿给勾走了!”

    “是吗?那你岂不是要怪我们?”

    于紫烟羞涩地回答道。

    “呵呵!你们是我将来的老婆,我的魂儿本来就属于你们的,让你们勾去也没有关系啊!”

    “就会说好听的,快来坐着吃饭吧!”

    肖思雅拿出筷子,递到了夏丰银和于紫烟的手中。

    夏丰银这顿饭吃得非常的快,两个绝色美女坐在自己身边,他哪里还有心思去品尝饭菜呢!吃完饭,夏丰银便要过来抱肖思雅,但却被肖思雅躲开了:“快去先洗个澡吧!我们——我们在卧室等你!”

    “可不可以先不洗啊?”

    夏丰银抬起脚便想往肖思雅二女的卧室钻,但却被于紫烟给挡了出来:“快去洗澡吧!我们——我们今晚是你的,不会跑!”

    “那好吧!”

    夏丰银拿起一条浴巾,飞快地向浴室奔去,转身间,浴室里便传来了急促的水声,肖思雅和于紫烟相视而笑,拿起水杯漱了一下口便走进了卧室。

    “怎么这么快啊?”

    肖思雅刚将被子拉开,转身便看到夏丰银站在了自己的身后,顿时惊讶地问道。

    “因为太想你们了啊!”

    夏丰银将肖思雅抱到了怀中,低头向那柔嫩的樱桃小嘴吻去,一双魔手也伸入了肖思雅穿着的小西服里面,隔着里面的一件白色的衬衫,用力地揉搓着。夏丰银伸出舌头,进入了肖思雅的嘴里,贪婪地吸取着那芳香的津液,肖思雅也欢快地迎合着,两条舌头就像两条丁香鱼似的,忽左忽右,忽上忽下,极尽缠绵,好不快活,站在一旁看着的于紫烟满脸羞红,她现在还是个黄花闺女,但已经决定今晚便将自己的身体交给夏丰银。

    “啊!”

    肖思雅轻呼一声,原来是夏丰银将她的上衣脱了下来,并解开了里面衬衣的扣子,一只魔手顺着那洁白的脖颈伸了进去,顿时肖思雅的一只玉乳便落到了夏丰银的手中。

    好软,好滑,好嫩啊!手中不断传来的触摸感让夏丰银的欲火又旺盛了不少,他一边揉搓着,一边将肖思雅的衬衣全部脱了下来,顿时,那对洁白的小玉兔便展现在了夏丰银的眼前,两粒葡萄大小的相思豆早已经变硬,粉红色的乳晕包围在四周,将相思豆衬托得更加迷人与娇嫩。夏丰银捏住肖思雅左乳的相思豆,轻轻地揉捏着,让其没过多久,相思豆便变得更加硬挺起来。

    “宝贝,我想吃奶!”

    “嗯!”

    肖思雅媚眼如丝地点了点头,鼻孔的呼吸已经变得粗重起来,一双洁白如玉的藕臂紧紧地抱住夏丰银的脖子。

    夏丰银低下头,将肖思雅的一只乳头含在了嘴里,轻轻地舔着,拱着,咬着,极尽嘴上的功夫,挑逗着肖思雅的性欲。果然,肖思雅被夏丰银这么一吻,顿时全身无力,火热无比,她伸出小手,迅速解开了夏丰银的那条浴巾,握住了夏丰银那早已坚硬如铁的肉棒,小心地套弄着。

    夏丰银一边吻着乳头,一边伸手脱下了夏思雅的西服裙,顿时一条白色的蕾丝小内裤出现在了夏丰银的眼前,他伸手向前一摸,发现那里早已是湿热无比,甚至小内裤都被弄湿了好大一块。夏丰银的手指伸进内裤,立刻便被爱液所弄湿,他小心地分开肖思雅的阴唇,凭借直觉找到了她身上最敏感的部位——阴核,在上面小心地抚摸起来,顿时,肖思雅的淫水越来越多,流出了内裤的包裹,顺着洁白的玉腿流了下来。

    “丰银,我受不了了!我想要——”

    肖思雅被夏丰银弄得娇喘连连,套弄肉棒的速度也变快了许多。

    “想要什么,我不明白!”

    夏丰银明知故问地挑逗道。

    “我要你的肉棒!我那里好痒好痒——我要你现在就插进去,丰银快点进来吧!”

    肖思雅一边叫着床话,一边拼命地将身子往夏丰银的身上靠,似乎男性的阳刚之气可以暂时缓解她下身难耐的瘙痒似的。

    见肖思雅已经达到了欲望的高峰,夏丰银也不再挑逗她,将她的小内裤脱了下来,放到眼前一恍,笑道:“宝贝,你的水好多啊!把这整条内裤都弄湿了!”

    肖思雅在夏丰银的胸膛上轻轻地锤了一下,娇羞道:“你这坏蛋!还不是你弄的,我要你负责!”

    “好,我这就来负责!”

    夏丰银淫笑一声,让肖思雅站在床边,撅着雪白的大屁股,再拿起自己的肉棒在阴唇上摩擦了一阵子,然后屁股一挺,顿时齐根没了进去,数十滴白色的淫液被挤了出来,掉落到了地上。

    伴随着夏丰银的挺动,肖思雅娇哼起来:“哦——啊——太美了——啊——哦——好舒服——我下面不痒了——不痒了——丰银——你真是越来越厉害了——我好喜欢被你这样插啊!”

    “扑哧,扑哧!”

    一阵阵肉与肉的摩擦声传来,与肖思雅的浪叫声混成了一首动听诱人的原始乐章,夏丰银抱住肖思雅的纤腰,用力地挺动着自己的屁股,肖思雅赤裸的身体兴奋地扭动着,不断呻吟着,两个撩人的大乳房随着挺动的节奏不停地左右晃动。

    “丰银——再快点我的好老公——再快点——用力插我的小蜜穴——插烂了最好——啊——啊——太舒服了——太爽了——我要飞起来了——”